出版界海盗出没注意!巧立名目压榨作者

近年是人人可以搞出版,门槛降低难免良莠不齐。以本地众筹出版平台作招徕的出版社「出一点」,自书展期间爆出拖欠多位作者的稿费及版税,被指「乞儿兜中拿饭食」,至今余波未了。继《香港夜雪》作者荧惑牵头于上个月(9月5日)发出「最后通谍」,以《致出一点文创有限公司的一封公开信》力求对方回应之后,事隔一个月,「出一点」还未有任何回应,一众被拖欠稿费与版税的作者,只能保留法律追究的权利。电视广告都有卖:「骗徒手法层出不穷」,无论是作者还是出版界业者,都应对类似现象有所警惕,多注意合约细则,杜绝下一个「出一点」诞生。


Ch1 Report 201703-201807 香港夜雪 copy

《香港夜雪》的销售报告,列明「运输成本」和「仓存及销售成本」。


WhatsApp Image 2018-09-06 at 22

荧惑表示有朋友在今年书展买了3本《香港夜雪》,但销售报告却显示为零本,令人百思不得其解。


运输成本每人$500 加埋可以搭飞机去旅行

「出一点」拖欠作者分成及版税一事,最先由欧颖瑶在个人脸书上撰文揭发(按此连结),详述「出一点」如何找她合作出版电影小说《老笠》,最终却拖欠她稿费及版税,变相「冇粮出」。此事随后由香港01及立场新闻等媒体跟进及发酵,至8月由诗人荧惑于个人脸书贴出诗集《香港夜雪》的销售报告。当中「运输成本」及「仓存及销售成本」的计算方法惹人质疑,例如《香港夜雪》曾于去年及今年的香港书展中展售,每次「运输成本」却为港币500元,荧惑质疑︰「每次500元的运费,如果每个作者都要付各自500元,加起来就是一万几千了,这怎可能?」如果运输费只向荧惑一人收取当然不合理,但如果个个作者都要多次付运费,加起来的钱可以搭飞机去法兰克福书展了。


以自资出版社姿态于2003年成立的红出版,出版形式跟「出一点」相像,总经理林达昌也说︰「如果每个作者都要被收取500元(运输成本),条数咪好大?成包(书)拎过去,点收人钱?只拎几本又点计?」像寄书给传媒一样,林达昌将这些都视为出版社营运开支之一,一概由出版社负责,「要作者负担这些成本实在是太琐碎了,不如当成我们的开支,用其他方法去cover,例如书展期间赚到的版税,跟作者商议后作者分少一点,拉上补下就算了。」


IMG_3724

红出版总经理林达昌认为,守规矩、凭良心,做好自己才是关键。


仓存费用不应为赚钱 愈卖愈蚀魔鬼在细节

不像「运输成本」那幺新鲜,「仓存费」这名目时有所闻。像联合物流作为发行商,也会向出版社收取书价3%的仓存费,货物入仓一次收取一次,一种书一年大概数百元左右;这个计算方法,至少没听过导致愈卖愈蚀的事件。然而,「出一点」向作者收取的「仓存及销售成本」,每次都动辄过千元,将出版成本转介至作者身上。自2017年3月至2018年7月,《香港夜雪》的总销售净额竟是港币负4,546元,「出一点」的计算方法竟可令作者愈卖愈蚀。


「成立早期有一段很短的日子,我们曾经向作者收取仓存费用,但后来发现这样做很繁琐,如果作者不露面是否要继续替他们存货?要向他们收钱的话,他们只会更加避开,所以我们索性不收仓存费。」林达昌指出,收取仓存费用的目的并非为了赚钱或填补成本,而是担心作者将书一直放在仓,增加出版社的行政及营运负担。


林达昌又说︰「仓存是需要作者及出版社双方一起讨论的,尤其是自资出版的作者,书的拥有权还在作者身上,出版社只是被委托帮助销售而已,卖剩的书会由书店退回给发行商,再由发行商退给出版社,最后由出版社退给作者,这些都应该在签约时达到共识。」


41123037_10160941955625438_3035341409142964224_o

一众「苦主」致「出一点」的公开信,要求出版社给他们合理解释及分成付款。


卖咗当冇卖 销售报告与事实不符

《香港夜雪》于2017年初出版,之所以选择跟「出一点」合作,荧惑表示︰「当初是打算出版一本以社会事件(雨伞运动、六四等等)和香港价值为主题的书,所以想到众筹也许有其象徵意义,刚好他们(「出一点」)自称在雨伞运动期间相识(后来听说是虚构的),希望一起参与出版,所以就找他们帮忙。其实过程尚算顺利,得不少朋友帮助,众筹到12,000元,虽然过程中有阻滞,最后也把书印刷发行了。」


谁想到,这竟然是一宗「骗案」。「大多数朋友都证实收到回赠的书,但是也有朋友表示从来没收到过。」付钱参与众筹的「买家」得不到应有的「商品」,荧惑跟出版社有关人员查询,却多番不得要领、被当成人球踢来踢去。「有关编辑离任后,他交带我联络的Alfred Tse(谢文轩)就像消失了一样,我多次向他询问销量、版税等事情都没有回音。」


荧惑自言并不在乎些微版税,但一来对方断绝回应、二来得知其他作者亦面临颇大损失,所以想到不能就此作罢、姑息养奸。于是由他组织一众「苦主」,包括Katrina(《水手号峡谷》作者)、黄可盈(《还原.黄可盈》作者)、丹尼尔(《容我张狂︰由香港踩单车去英国帮曼联洗厕所》作者)及欧颖瑶(《老笠》),联署《致出一点文创有限公司的一封公开信》,望引起大众注视,为创作人争取应有的权益与公义。


对于「出一点」这事件,林达昌坦言做好自己最重要,尤其是守规矩、凭良心,更是出版界业者应有的质素。记得「出一点」刚刚成立时,创办人之一的黎启成在接受访问时曾说︰「海军服从命令而赚到固定收入,而海盗的精神,就是不保证你可以得到甚幺,你亦没有指定任务要完成,但我会带你出海,你的能力有多少就能『抢』到多少。」「出一点」以「如果可以当海盗,为甚幺要加入海军」为口号,参与其中的作者,或者都以为自己是海盗,却可能在不知不觉间,成了被抢劫的对象。无论是出版业界、还是想出书的人,都值得警惕小心。